“世界上的另一个你”也许真的存在

KATE GOLEBIEWSKI, FRANÇOIS BRUNELLE

2022年8月24日

查理·蔡森和迈克尔·马龙,2014年摄于亚特兰大。
查理·蔡森和迈克尔·马龙,2014年摄于亚特兰大。

查理·蔡森和迈克尔·马龙于1997年在亚特兰大相识,当时马龙在蔡森的乐队中担任客座歌手。他们很快成为了朋友,但他们没有注意到周围的人是如何看待他们的:这两个男人看上去完全可以是双胞胎。

马龙和蔡森是所谓的“二重身”——他们的相貌惊人地相似,却没有血缘关系。他们的直系祖先甚至不是来自世界的同一个地方;蔡森的祖先来自立陶宛和苏格兰,马龙的父母来自多米尼加共和国和巴哈马群岛。

这两个朋友,以及其他数百名没有亲戚关系的相貌相似者参加了加拿大艺术家弗朗索瓦·布鲁内尔的一个摄影计划。这个作品系列名为“我不是高仿!”,灵感来自布鲁内尔发现了他自己的“高仿版”——英国演员罗温·阿特金森。

该计划在社交媒体和互联网的一些地方引起了轰动,但也吸引了研究基因关系的科学家注意。西班牙巴塞罗那何塞·卡雷拉斯白血病研究所的研究员曼内尔·埃斯特勒博士此前曾研究过同卵双胞胎之间的生理差异,他想研究的是相反的情况:长得很像但没有血缘关系的人。“该怎么解释这些人?”他想。

周二发表在《细胞报告》(Cell Reports)期刊上的一项研究中,埃斯特勒和他的团队从布鲁内尔的摄影活动中招募了32对长得很像的人进行DNA测试,并完成有关他们生活方式的问卷调查。研究人员使用面部识别软件来量化参与者面部的相似性。在这32对参与者中,有16对的总体得分与使用同一软件分析的同卵双胞胎相似。然后,研究人员比较了这16对二重身的DNA,研究他们的DNA是否和他们的外貌一样相似。

埃丽莎·博斯特和康尼·巴鲁瓦,2010年摄于巴黎。
埃丽莎·博斯特和康尼·巴鲁瓦,2010年摄于巴黎。 
安娜·玛利亚·桑切斯和卡特琳娜·罗梅罗,2014年摄于哥伦比亚波哥大。
安娜·玛利亚·桑切斯和卡特琳娜·罗梅罗,2014年摄于哥伦比亚波哥大。 
佩德罗·洛佩斯·索托和阿尔伯特·普约·卡奥蒂科,2015年摄于巴塞罗那。
佩德罗·洛佩斯·索托和阿尔伯特·普约·卡奥蒂科,2015年摄于巴塞罗那。 
斯特拉·卡皮耶罗和努齐亚·吉拉尔迪,2015年摄于意大利巴里市。
斯特拉·卡皮耶罗和努齐亚·吉拉尔迪,2015年摄于意大利巴里市。 

埃斯特勒发现,与软件认为不太相似的另外16对参与者相比,16对相貌“真正”相似的参与者的基因共享程度要高得多。“这些人看起来真的很像,因为他们拥有同样的基因组或DNA序列的重要部分,”他说。长得更像的人拥有更多的共同基因,“这似乎是常识,但从来没有被证明过,”他补充说。

然而,DNA本身并不能说明我们身体的全部情况。我们的生活经历,以及我们祖先的生活经历,会影响我们基因的开启或关闭——科学家称之为我们的表观基因组。我们身体中的的微生物组——由细菌、真菌和病毒组成的微观副驾驶——进一步受到环境的影响。埃斯特勒发现,虽然二重身的基因组很相似,但他们的表观基因组和微生物组却不同。“遗传学把他们放在一起,表观遗传学和微生物组则把他们分开,”他说。

这种差异告诉我们,外表相似的两人更多与其DNA有关,而不是与成长环境有关。这让埃斯特勒感到惊讶,他原本预计会看到更大的环境影响。

因为二重身的长相更多要归因于共同的基因而不是共同的人生经历,这意味着在某种程度上,他们的相似只是人口增长作用下的偶然事件。毕竟,长相的生成模式只有那么多。

“现在世界上人太多了,这个系统正在自我重复,”埃斯特勒说。某个地方也可能会有跟你长得很像的人,这种假设不是没有道理。

安娜-玛丽亚·坦塔和海伦娜·乔斯,2013年摄于慕尼黑。
安娜-玛丽亚·坦塔和海伦娜·乔斯,2013年摄于慕尼黑。 
加勒特·莱文布鲁克和罗尼尔·泰斯勒,2013年摄于纽约。
加勒特·莱文布鲁克和罗尼尔·泰斯勒,2013年摄于纽约。 
凯伦·朱和艾希莉·黄,2013年摄于加州卡弗尔城。
凯伦·朱和艾希莉·黄,2013年摄于加州卡弗尔城。 
珍妮·贝达德和杰西卡·加格农,2015年摄于蒙特利尔。
珍妮·贝达德和杰西卡·加格农,2015年摄于蒙特利尔。 

埃斯特勒希望该研究结果能在未来有助于医生诊断疾病——如果人们的基因相似到长相也相似,那或许他们的易患疾病也是相同的。

“两个长相相似的个体也拥有相似的全基因组图谱,这可能与遗传学有很大关系,”纽约威尔康奈尔医学院英格兰德精准医学研究所所长奥利维尔·埃莱门托说,他并未参与这项研究。他表示,如果DNA预测的结果和人的实际外貌不一致,这就可能值得医生的警惕。

埃斯特勒还表示,面部特征和行为模式之间可能存在联系,该研究结果或许也能在未来助力司法科学研究,仅靠DNA样本就能一窥犯罪嫌疑人的长相。并未参与这项研究的斯坦福大学生物医学伦理中心博士后研究员达芙妮·马尔琴科表示,此研究结果在司法鉴定中的应用需要谨慎。

“我们已经看到有大量案例表明,在住房、就业和犯罪分析等问题上,现有面部算法是如何被用于强化现存种族偏见的,”马尔琴科表示,她还说,该研究“引发了许多重要的伦理考量”。

尽管将人的长相与其DNA或行为进行关联存在隐患,但马龙和蔡森表示,这个外貌雷同计划,以及知道每个人可能都有一个未知的双胞胎兄弟姐妹这一点可以拉近人们的距离。他们两人的友谊已经持续了25年;蔡森上周结婚时,马龙是他第一个去电通知的对象。虽然不是所有DNA相似的人都能有这样的纽带,但马龙说,他认为布鲁内尔的摄影计划是“又一种将人类所有成员连结到一起的办法”。

发布者:国际新闻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inews.org.cn/world/2022/08/25/archives/19638

(0)
上一篇 2022-08-25 00:58
下一篇 2022-08-25 02:1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