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95后遇到农业,12万“新新农人”把产地品牌讲出新故事

调皮电商

商业科技深度新媒体,当大家在对95后新人群、新需求催生的新消费津津乐道时,却少有人注意到,95后给供给层面带来的深刻变化,才是很多行业“地震”的源头。比如,提到农民,你会想到什么?面朝黄土背朝天,祖祖辈辈靠天吃饭,赌了收成还要赌销路……叶圣陶的著名短篇小说《多收了三五斗》虽然早已成为历史,但农民抗风险能力弱,丰产不丰收的问题依然普遍存在。2020年,国务院农民工作小组评选出的“全国优秀农民工”中有一个叫何爽的95后姑娘,三年前,她辞掉了让人羡慕的空姐工作,回到故乡四川大凉山会理县种石榴,通过打通水果电商销路,带动当地农民增收。

当95后遇到农业,12万“新新农人”把产地品牌讲出新故事

95后、前东航空姐、水果电商、全国优秀农民工,这几个标签放在一起,怎么看怎么冲突。但何爽不过是这股浪潮里的一朵浪花。如果回忆一下最近上热搜的农业新闻,主角大多是这样不走寻常路的斜杠青年:大三就开公司做老板,销售破百万的电商“老兵”,96年的李诗宣创业失败后回到老家,也是烈士刘胡兰的故乡,山西吕梁文水县,卖牛猪肉和贡梨,年销一亿三千万;厦大高材生陈宗佑,放弃大城市互联网公司程序员的offer,回老家福建省平和县卖柚子,一年卖出5000万;因疫情困在家里的大学生晏林英,意外靠电商为滞销的宾川大蒜找到销路,十天卖了500多吨;

当95后遇到农业,12万“新新农人”把产地品牌讲出新故事

95后涌泉蜜桔店主陈凯,因为一句朴素的爱国发言“帮不了国家什么忙,遇到就想出点力”火爆出圈,一口气卖光了村里的240万斤蜜橘……

当95后遇到农业,12万“新新农人”把产地品牌讲出新故事

曾经被认为非常土气,没有钱途的农业,这几年突然吸引了一大批年轻人,而且明显是高知年轻人的加入。按照传统思维,这些年轻人适配的工作,应该在大城市大公司做白领。为什么他们逆向而行,选择了农村和农业?1敢想敢干,95后让农业更加性感95后回归农村和农业,一方面是国家政策鼓励大学生返乡创业,有各种优待条件;更重要的是这些从大城市回来的95后,看到了村里人看不到的机会,也带来了不一样的发展思路。不做空姐回乡种石榴的何爽曾回忆,触动她从东航离职的原因是看到当时水果电商在会理崛起的机会,“虽然空姐是一份很体面的工作,但我更希望能有自己的事业。”这些95后绝不只是空有一腔青春热血,他们的选择兼具理想主义和商业眼光。他们敢想敢干,一面把科技和管理引入古老的农业生产——农业的链条很长,从科学育种、投建分拣流水线、冷库,完善客服团队、仓库管理,每一个环节都有巨大的优化空间。在传统产地优势的基础上,提升效率,做好品控,讲好品牌故事,就能形成初步的的产地品牌,在市场上获得差异化的竞争优势和一定程度上的自主定价权。这个逻辑相当于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取得成功其实是一件相对容易的事。另一面借助电商等新兴渠道稳定销路——随着农产品电商的发展,以拼多多为代表的“农地云拼”创新模式崛起,帮助农业合作社和家庭农场获取长期稳定的订单,这打破了过去传统经销商的价格和渠道垄断,让农田直连写字楼小区,将农产品由“产销对接”升级为“产消对接”。过去,农业在商业化道路上最大的难点就是不确定性:产出不稳定,销售也不稳定。现在,是生产和销售两条腿走路,互相带动着往前走,这些95后用全新思路和实践,推动农业向着科技化、产业化、品牌化的方向前进,也带动农民增产增收。这是比他们上几次热搜,卖几个爆款,得几个奖项对行业和社会更有价值的地方。2新新农人报告:过去两年95后数量倍增,超过12万12月2日,拼多多发布了一份《2021新新农人成长报告》。

当95后遇到农业,12万“新新农人”把产地品牌讲出新故事

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10月,1995年之后出生的“新新农人”商家在拼多多上的数量已超过12.6万人,占涉农商家的比重超过13%。在“新新农人”涌现最多的地区中,农业大省、电商大省优势较为明显,山东、广东、河南、福建、安徽排名全国前五。其中,山东省“新新农人”数量超过18000人,排名全国第一。此外,福建省安溪县、河南省夏邑县和虞城县、江苏省沭阳县、山东省曹县成为“新新农人”数量最多的TOP 5县城。另外,过去两年,平台“新新农人”的数量呈现爆发式增长,由2019年的29700人增至2021年的126000人,两年增长了近10万人。这种爆发式增长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农业从业者本身的代际传承。很多95后新新农人本身是农二代,即父辈原本就从事农产品生产销售,受疫情冲击,传统渠道不通畅甚至大幅萎缩,作为晚辈的95后新新农人,通过钻研电商打开新销路,扛起了家族生意的一片天。

当95后遇到农业,12万“新新农人”把产地品牌讲出新故事

比如上面提到的厦大毕业回乡卖柚子的陈宗佑,他的父亲卖了30年柚子,年销量超过1000万斤,是知名生鲜连锁品牌百果园连续多年的一号供应商。2020年中秋,柚子大丰收,行情持续走低,陈爸高价收货的柚子几毛钱都卖不出去,是陈宗佑通过在拼多多的网店运营日销3万单,年销售破200万,才缓解了部分库存压力,并挽回部分损失。这次亏损让陈爸更深刻地认识到,传统农产品流通模式就像一场赌博,即使是30年的赢家也不能保证下一次就成功押中。相比之下,电商信息更新快,需求相对稳定,尤其是拼多多的“拼模式”提供了大量稳定的订单,为整个产业链提供了确定性。而只有销路有保证,农户才敢在科学生产,提升农产品品质上做投入,并形成良性循环。除了农二代、批二代,很多原本没有农业资源的95后,是因为从拼多多等新兴电商平台的迅猛发展中,看到了农产品上行的机会,而选择投身农村和农业。他们带来了品牌化的发展理念,对城市消费需求的更深理解,以及网店的运营经验,让农村电商的发展水平上了个大台阶。比如,内蒙古巴彦淖尔五原县是全国最大的向日葵种植县,年产瓜子超过5亿斤。这意味着,中国人茶余饭后嗑过的瓜子中,每7粒就有一粒来自五原。过去,中国炒货江湖的中心在安徽,因为早早走上了品牌化道路,安徽先后诞生了“傻子、真心、洽洽”等知名品牌,五原县只能成为葵花种植、瓜子代工的幕后基地。现在,通过电商可以把瓜子直接卖给消费者,五原凭借天然的原产地优势和加工成本优势,正在行业上演弯道超车,成为瓜子产业新高地,也因此吸引了不少电商人才。目前,五原探索品牌化道路最成功是“三胖蛋”瓜子。去年8月,“三胖蛋”入驻拼多多,并开设官方旗舰店,线上销量占比不断提升,已经接近40%。渠道的进化,显然也在倒推生产的进化。3讲好产地品牌的新故事95后新新农人与传统农人不仅是会不会用电商的区别,更值得注意的是,他们普遍有相当前瞻的发展眼光,尤其是有更强的品牌意识。他们通过电商的头部效应,以及讲好自己的创业故事,有效提升了农产品的附加值,打响了会理石榴、平和蜜柚、涌泉蜜橘、秭归脐橙、洛川苹果、宾川大蒜、盐源丑苹果、蒲江猕猴桃等农产区的一大批产地品牌。

当95后遇到农业,12万“新新农人”把产地品牌讲出新故事

上面提到的95后“新新农人”陈凯,就因与浙大博士生的暖心对话而走红,并引发全国网友的“野性消费”。两天内,店铺直播间观看人次超过600多万,订单量超过10万单,不仅一口气卖光了村里的240万斤蜜橘,而且进一步打响了“涌泉蜜橘”的知名度,涌泉蜜橘也被网友称为水果中的“鸿星尔克”。在12万新新农人的推动下,农业品牌化的初级阶段——产地品牌,正在拼多多等新兴电商平台涌现,呈现出“一县一星”、“一品一星”现象,并取得了良好的市场反馈。以盐源丑苹果为例,这个“离太阳最近,离城市最远”的国家地理标志产品,从2015年才开始探索电商销售,短短几年线上销售占比跃升至50%左右。2020年,盐源苹果在拼多多“苹果畅销榜”排名第一,打败了其他产区的苹果。近日,瞭望智库发布的《2021农村电商发展趋势报告》也指出,农产品线上“品牌化+平台化”方向趋势发展明显,农业科技、人工智能等正在持续推进农村电商的数字化发展。“在推动农产品上行的过程中,‘新新农人’群体通过自身的创业创新,已经成为推动乡村振兴、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崭新力量。”拼多多相关负责人表示,拼多多将持续加大在农产品电商培训的资金、人力的投入力度,结合的“新新农人”的知识结构和群体特性,建立针对性的电商运营课程,培养更多新农人和“新新农人”。

发布者:国际新闻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inews.org.cn/china-news/2021/12/10/archives/14387

(0)
上一篇 2021-12-10 20:26
下一篇 2021-12-10 20:46

相关推荐